正文 第505章 我們還缺一場婚禮(結局)(1/2)

作者:司舞舞
<<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>>

    好消息,蘇熙與傅越澤又要成婚咯!

    這一次沒有太多的花樣,蘇熙和傅越澤決定就在療養院結婚,由韓院長來做證婚人,就請幾個好友來參加。

    想了許久,蘇熙和傅越澤這一次打算用中式婚禮,之前一直堅定西式婚禮,結果每一次都出意外,索性改變一下模式。

    伴隨著婚禮的臨近,蘇熙和傅越澤都不同程度的焦慮了,畢竟前幾次失敗還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兩個人相互寬慰著對方,就連孩子們就安撫著蘇熙和傅越澤。

    年司曜一早就到了療養院,秦染嚷嚷著非要早點過來,當然沒幾天,陸駿喝沈青檸這一對也提前來了。

    在婚期三天前,蘇熙依舊待在療養院,身邊由鷹長穹和孩子們陪伴著。至于傅越澤一早就在療養院旁邊買了一棟房子,早早就布置好,弄得古色古香,為了配合中式婚禮的格調。

    新郎和新娘子三天不能見面,這可急壞了傅越澤,年司曜沒事就打趣傅越澤。

    “不要急,耐心等待,不就三天的功夫。”年司曜拍著傅越澤肩膀說道。

    洛痕在一旁就默默的看著,那表情中藏著難以言喻的味道,而無憶則默默的跟在洛痕身后,就像是洛痕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我先一步結婚。”傅越澤冷不丁的說道,他又不是聽不出年司曜語氣中的調侃,他當然也不要不客氣的回應。

    “這可怎么辦是好。”年司曜幽幽的看向秦染,“要不我倆明天就去教堂結婚。”

    秦染嫌棄的看向年司曜冷冷的丟下一句,“不好意思,年總你的求婚我還沒有通過。”

    不怪秦染不給面子,打擊年司曜,誰讓年司曜這么得瑟,看得秦染就想和年司曜作對。

    這時陸駿終于聽不下去,他大笑著說道:“年總,你這個速度可不行,我和青檸都已經訂婚了喲,上次也請你們。”陸駿一臉得意。

    秦染和沈青檸覺得混在這群男人堆里,實在沒意思,聽他們吹牛逼真是夠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已經成為好姐妹的她們,手拉著手就打算去找蘇熙。

    “你們慢慢吹吧!我們去療養院了。”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,不過她們想著幾個男人湊在一起會不會打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貌似別墅里還剩下一個女人,不過無憶鮮少說話,這樣想著不知道別墅里又有什么樣的精彩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被嫌棄呢?”年司曜指了指自己,又指向陸駿。

    “習慣就好。”陸駿倒是不介意,反正沈青檸是他的女神大人,做什么都是對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很吵,不能安靜一會,活該被丟下。”傅越澤心煩意亂,;懶得和他們貧嘴。

    陸駿和年司曜面面相覷,“婚前綜合征?”年司曜疑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婚前焦慮癥,不用管他。”陸駿皺了皺鼻子,反正傅越澤就是那副死樣子,他同樣很習慣。

    “看來這下子,你們要陪著你們的好兄弟一起等三天了。”洛痕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單身狗,閉嘴。”這一次陸駿和年司曜異口同聲。

    “喜歡小爺的人多了去了,我這叫無愛一身輕,我單身我自由,想撩妹就撩妹。”洛痕不無得意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拖著你身邊這個小妹子去撩妹嗎?”年司曜嘲諷的說道

    陸駿配合的大笑起來,“我看你啊,不如就從了人家小女生。”

    無憶倒是一臉鎮定,就連臉紅都沒有,當做自己是透明人一般。

    洛痕一時間被嗆得說不出話,他也沒什么好反擊的,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身邊的無憶一眼。

    “如果覺得我在你身邊,讓你不舒服,我可以離開。”無憶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這樣挺好。”洛痕像是說給自己聽的,他覺得這樣就很好,有無憶在身邊,至少兩個人都不再孤單。

    “喲,這樣挺好。”年司曜繼續在一旁冷嘲熱諷。

    “對啊!這么好,為什么不干脆在一起得了。”陸駿也在一邊煽風點火。

    洛痕實在是聽不下去,他牽過無憶,直奔門外,要去外面透透氣才行。

    然后整個別墅大廳只剩下陸駿和年司曜兩個人,大眼瞪小眼,所以只剩下他們兩個男人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婚禮如期進行,這一天蘇熙打扮的異常嬌艷,就像一朵艷冠群芳的花兒一般,讓所有人都移不開眼。

    只可惜等她蓋上了蓋頭,其他人什么都看不見,這一次的婚禮特別的復古。傅越澤騎著高頭大馬,身后跟著八抬大轎,陸駿、年司曜、洛痕、無憶這下子派上用場了,直到婚禮當天他們才知道跟著傅越澤住在別墅里的四個人,竟然要客串什么轎夫。

    不過新人是最大的,他們也不好說什么只能忍氣吞聲,而陸駿和年司曜已經在心里謀劃著下一次他們的婚禮,要不要也這樣好好的將傅越澤當一次免費勞動力使一使。

    沒想到結婚還有特權,這讓洛痕也在心底考慮著,要不要也結個婚來試試。想到這的時候,洛痕忍不住看了看前面的無憶,臉上一陣桃紅,貌似能想到新娘子的臉只有無憶一人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的婚禮簡單復古,當然那些繁瑣的流程,很省的傅越澤都給省了。蘇熙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,禁不起幾番折騰,就連鬧洞房這么有趣的事情,都被傅越澤殘忍的刪去。

    夜里,傅越澤喝得一身酒味,晃晃悠悠的來到新地方。此時蘇熙端坐在婚床上等著傅越澤來為自己掀開紅蓋頭,傅越澤嘴角一直噙著笑,仿佛今天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“熙熙,我終于把你娶回家了。”傅越澤癡癡的笑著。

    蘇熙在紅蓋頭下悶悶的說道:“你還不來給我掀蓋頭,我快要悶死了。”蘇熙抱怨著,早知道就不要這什么紅蓋頭啊!畫了那么精致的妝容,只能給傅越澤一個人看了。

    傅越澤得令立馬上前來掀開蘇熙的紅蓋頭,接下來當然是喝交杯酒,盡管蘇熙的身體不宜喝酒,但是這么喜慶的時候,喝上一杯也是沒事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,莫要錯過良辰吉時,這是我們的交杯酒。”傅越澤端著交杯酒就過來了,大紅的喜服將傅越澤襯托的愈發的粉雕玉琢。

    仿佛穿越了一般,傅越澤的臉真叫人心動,沒有想到傅越澤穿上這樣的大紅的袍子,也是如此的好看,怎么看都看

本章未完,請點擊“下一頁”繼續閱讀 >>
(←快捷鍵) <<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>> (快捷鍵→)
买11选5输死的人